「憲兵買普洱茶」案經過數日延燒,事件的基本輪廓已經大致清晰了:基於某種至今都說不清楚的原因,政戰單位與憲兵單位合力以「買普洱茶」的名義,於二二八連假之前,強取魏姓民眾所持有的一批相關史料。從目前可見的監視器畫面來看,軍方至少出動了八名憲兵來跟魏先生「溝通」,因此雖然憲兵隊宣稱魏先生自願接受他們的調查,但可信度如何是可想而知的。

 

  但值得注意的事,就在人們關切這件事的發展,強烈批判這類白色恐怖情境復辟的時候,台北市長柯文哲卻表示:「不需要把國軍打趴」,「唉!台灣沒有其他事可以做了嗎?」

 

  柯文哲對民主政治的缺乏理解、以及思想上的保守性格,早就不是新聞了。但這次的事件不同於之前的性別議題或轉型正義之類的爭議,其實是與柯文哲如何崛起於政壇高度相關的。眾所周知,柯文哲之所以決定投身政治,是因為他在愛滋器捐案的爭議當中,遭受不公平的政治待遇。而在他參選之後,靠的也是「普通阿伯vs黨國權貴」的形象對立,取得了多數民眾的支持,他所搬演的是一套「小人物的反擊」的腳本。因此,他對其他議題漠然,我們還可以理解為是思想上的限制;但對此一議題如此輕描淡寫,卻已近於過河拆橋、「忘恩負義」了,因為當初人們就是同情你遭遇到的壓迫而認同你的。

 

  無論是柯文哲、國民黨還是這次的軍方,雖然都和我們一樣活在民主時代,卻似乎一直搞不清楚民主社會的基本運作邏輯。民主本質上是一種非常「雞婆」的政治形態,它預設了公民之間彼此具有同理心,把他人的痛苦當作自己的痛苦;如果能解決他人所面對的政治困境,那就能避免自己遇到一樣的情況。因此,你被政治迫害我會聲援你、我家房子被強拆你會來我這裡靜坐。

 

  而在這種「同理心」的基礎上,衍生出一個重要的現象,那就是「越小的越不可觸」:越是不重要的人,你越不能隨便傷害;越是不重要的事,你越不能隨意管制。因為人們傾向於同理與自己相像的一般人(而不是達官貴人),也比較能夠想像日常小事受到限制的痛苦(為了國家,你可以徵召我去當兵;但絕大多數狀況,你都不能規定我今天晚上吃什麼)。而如果「有勢力的人」,包含政商媒體,如果膽敢對「小人小事」進行脅迫,人們的憤怒就會瞬間破表,這些能量反而會灌注到小人物身上,使之壯大起來。

 

  如果上述的圖像聽起來很熟悉,那是因為這個劇本在過去八年一直反覆上演,使得反對力量越來越壯大。柯文哲的愛滋器捐案就是一例。更經典的例子還有陳為廷和黃國昌之所以成名--前者轉貼了一則臉書截圖,後者「疑似」丟了菸蒂以及被誣指發動走路工開始的,他們的共通點,就是在當時是沒甚麼名氣的一般人,卻被蔡衍明的媒體集團瘋狂追打。洪仲丘事件和這次的憲兵事件,則都是軍方對默默無名的普通人施以不當的壓迫爆發開來的。

 

  這樣反覆幾年,就催生柯P神話和時代力量。

 

  這些「欺負小人物」的舉動是很愚蠢的,因為它的反作用力,會在短時間內賦予小人物超乎常人的影響力。而因為這個原理當上了市長的柯文哲,若是真心覺得人們此刻對軍方的憤怒、對魏家的同情,是一件不值一提的無聊事的話,那就是一個重大的警訊了。民主政治建立在同理心之上,人們拱你出來,是因為相信你對我們的痛苦能夠感同身受。但如果你當上了官,卻始終沒有表現出人們期待的同理心,那是不可能長久擁有民意的支持的,就算你以亞斯伯格症當藉口。

 

  現在,柯市長手上的亞斯伯格之盾或許還可以抵擋一陣子。但可以擋多久呢?

 

原文出處:

蘋果即時 / 論壇 / 發佈於 201639 /

網址:http://www.appledaily.com.tw/realtimenews/article/forum/20160309/811369/1/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春風煦日論壇 的頭像
春風煦日論壇

春風煦日論壇 部落格

春風煦日論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