著作權聲明
本部落格的文章皆允許非營利目的之轉貼,但必須註明來源(包含原文連結)。

原文連結:http://hk.apple.nextmedia.com/realtime/news/20140413/52380021

原標題:「警察加油」聲中的反動法匠論述

作者:鍾宏彬(德國柏林洪堡大學法學博士生)

 

  4月12日在FB的「警察加油」粉絲頁看到一篇由某位檢察官所寫的文章,是迄今我看到最能唬人的批評「路過」群眾之論述。為什麼說是「最能唬人」呢?因為他的法律推理「形式」完備,乍看給人「雖然覺得哪裡不對,卻又很難反駁」的違和感。同時他還正氣凜然地引用《法官法》第86條:「檢察官…維護社會秩序之公益代表人」。

 

  他的論述大致分三點:

  一、援引剛出爐的大法官釋字718,說「集會遊行許可制」合憲,因此主管機關有權准駁集會遊行之申請,也有權廢止已發出的許可。

  二、援引《集會遊行法》第15條1項後段連結第11條2款:「明顯事實足認為有危害…社會秩序或公共利益」,作為廢止許可的法源。再引中正一分局4月9日的廢止公告中所言,「(公投盟)多次違反集會遊行法及其他法令規定,率眾妨礙政府機關運作、破壞政府公物、阻擾警方執法及影響一般公眾用路人之基本權益」,尤其自3月18日到4月7日的公投盟違法集會事例,作為「危害社會秩序或公共利益」之要件於此案成立的證據,進而合法化「廢止4月9日至19日的路權許可」。

  三、關於該公告中的另一個爭議句,「同時對於日後所申請之集會不予許可」,檢座則解讀為行政機關的「觀念通知」,而非「行政處分」。這兩個法律概念的區別:1. 「行政處分」是有拘束力的,「現在已經決定」公投盟以後的申請全部不准;如果違反行政處分的內容而仍去集會遊行,就是違背命令,可能受罰鍰或被強制驅離。2. 「觀念通知」是沒有拘束力的,「(警方)現在只是嗆聲而已」,若公投盟之後提出申請,「到時候再來決定」准不准。檢座並說:民眾對於究竟是行政處分或觀念通知有疑問的話,可以循「體制內」的行政訴訟釐清,不該當暴民去「體制外」圍警局。

 

  這三點論述大致主打兩條路線。第一條是否定圍警局的「動機正當性」:你們為了聲援公投盟、譴責方仰寧局長而來,但檢座告訴你們,公投盟是合法合憲被廢止許可,方局長也沒有「真的」不准以後的路權(嗆聲而已),所以你們師出無名。第二條是否定圍警局的「法律正當性」:你們的行為違法,快回去走體制內的行政法院訴訟。──據此,「暴民」的動機不對、手段也不對,果然不值得支持?

 

  實則不然,我見如下。關於第一點論述:現行的集會遊行法並不允許以「前次」集遊中違法的事實,來廢止「這次」或「下次」已取得的許可;每次集遊的違法違規分開計算,禁止翻舊帳。下次申請時,必須依照到時候的事證,重新審查准駁。所以拿公投盟3月18日至4月7日的表現來廢止4月9日至19日已取得的許可,是違法處分。且,行政機關自行創設行政處分的法源(翻舊帳),已是僭越權力分立,違憲。

  關於第二點論述:集會遊行是群體表達意見,群體行動幾乎必然影響交通,如果參加者眾,也會降低當日的經濟產值(公共利益?);抗爭幾乎必然造成社會意見紛歧,溫和的用口頭或文章爭論,激動的謾罵和叫囂,對立和衝突,都是民主國家中常有且必須容忍的事(社會秩序?)。用集會遊行來表達言論和政治主張,其實是犧牲暫時的、以追求長遠的公共利益和社會秩序,也就是更健全的民主政治、更公平正義的法律、更能照顧弱勢的政府等等。甚至可以說,正是因為部分人民(他們也是公共社會的一份子)寧可暫時犧牲利益和秩序也要抗議,才更顯議題的重要性。如果容許國家以公共利益和社會秩序為由,去駁回、廢止集會遊行的申請,那人民也就幾乎沒有上街頭的權利了。這不就是中共的做法嗎──最好都不要上街抗爭,社會就最和諧、最不動盪?(really? 近例可見與太陽花同時發生的茂名PX血腥鎮壓事件。)所以,用公共利益和社會秩序來當作集遊駁回申請或廢止許可的條件,可說根本與集遊法的立法目的矛盾,應該是違憲的條款(可惜釋718沒有處理)。

  關於第三點論述:一來,檢座明明引用了釋718當中「許可制合憲」這個結論,卻沒看到這只是附帶結論,主要結論是「緊急的(事起突然,必須立刻抗議的)、偶發的(沒有主導者,而是群眾自發聚集的)集會遊行不需許可」。411圍中正一分局正是「緊集且偶發」的集會。儘管釋718是要求明年1月1日之前修法完成,但修法是給立法者的義務;在修法之前,行政機關即應配合釋憲意旨做行政行為的調整。二來,根本不需要去討論「暴民們」對於公投盟被驅離事件的解讀正不正確,也不需要討論「今後不再許可」是嗆聲還是來真的,集會遊行權的行使本就不需要先驗證動機的正確性、或者人民有沒有誤解官方等等的;一時不滿、一時衝動就去(偶發),只要不在法定的集遊禁區內就合法(警局前不是禁區),這才是自由民主國家對於集會遊行保障的常態。

 

  結論:在保守反動的國家裡,法律經常沒設救濟途徑,人民跟政府打交道受了委屈只能回家抱棉被哭。而在稍微走上民主,但內心深處還是保守反動的國家中,則會設計層疊迂迴的「體制內救濟管道」,實際功能之一便是把人民困累在文書往返和衙門觀光中,並由執法者出面指責「不要搞體制外抗爭」。實則,集會自由權既受憲法保障,當然是國家體制內的途徑之一,與訴願、訴訟可以同時進行。檢察官若不順便看到《法官法》第86條第二句的「維護憲法」,亦即若不能援引憲法來抵擋執政者僭越權力分立的野心,反而自甘墮落為純釋義學的法匠的話,恐怕很難勝任第一句的「公益代表人」,而較可能成為「執政者利益的代言人」。


據作者表示:本來要投稿台灣的蘋果日報,但丟錯信箱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春風煦日論壇 的頭像
春風煦日論壇

春風煦日論壇 部落格

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許玉秀
  • 詳細的內容台灣法學雜誌會刊登。
    這是記者摘要,的確不夠精確。
    第一部分要這樣說比較清楚
    學生的行為是不是行使抵抗權,在最初兩個禮拜,無論贊成或不贊成的人皆沒有公開表態,然而,上星期行政權疑似受到「某種鼓舞」,執法態度轉趨強硬。於是各種意見紛紛出現。
    第二不分瑕疵比較嚴重
    在我任職司法院時,這一句話漏掉了。我沒有辦法知道現在在任的大法官有甚麼想法。我講的是過去對同仁觀點的理解。





  • 許玉秀
  • 檢察官勇於出來表達意見,很好,這樣人民才能檢驗他們的法律見解如何形成。有機會檢驗,才有機會知道面對公權力的風險在哪裡。
    鍾宏彬這篇文章應該被廣為傳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