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好,我是一個泛藍、支持服貿通過的商學院學生。

  上述這句話,是太陽花運動發生後,我臉書一篇 PO 文的開頭,簡單幾個字,就把我人生至十八歲以前的政經意識形態描述完畢。

 

泛藍的商學院學生

  一年前的春天,那場震驚全島的運動發生時,我也到立法院外長時間靜坐。靜坐的第一天晚上,我帶著略為曬傷與脫水的身體回到大學宿舍,寫下一篇帶有快訊性質的紀實文章,貼在自己的臉書上。那篇文章透過網路被大量傳閱,振奮了所有朋友,卻也嚇醒了我自己。

  訊息開始湧現在社群網路與新媒體,我開始發現,我原本的一些認知,很有可能是錯的。隨著運動開始擴大,全島不斷有人集結到台北,罷課罷工的呼聲甚囂塵上,我也變得更加謹慎對待這個巨大的歷史事件,重新審視自己原本的想法:泛藍意味著什麼?服貿是什麼?為什麼我會支持?

春風煦日論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