著作權聲明
本部落格的文章皆允許非營利目的之轉貼,但必須註明來源(包含原文連結)。

目前日期文章:201307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作者/鍾宏彬

  義務役士官洪仲丘在退伍前被罰關「悔過室」,並因體能操練過度致死的事件,今日(2013/7/25)報載:「若洪案經軍事法院判決有罪定讞,確認為軍中幹部違法行為導致死亡,軍方將會協助洪家提出國家賠償,金額高達1億元,並且會依法向加害人求償。」1, 2, 3

  新聞一出,許多義憤填膺的人紛紛表達不滿:「應該由加害者賠償,而非納稅人共同承擔!」4

  事實上,由公務員兇手自掏腰包的法律規定是有的: 

國家賠償法第2條3項:「公務員有故意或重大過失時,賠償義務機關對之有求償權。」

 

  但一開始仍必須由國庫先賠,因為很少有該負責的公務員一下子就拿得出像是1億這樣的巨款,為了不讓被害人慢慢等、甚至等不到全額,於是由國家先賠,國家再去跟該負責的公務員索取。 

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作者:鍾宏彬

 

前情提要:

  洪仲丘案,家屬和社會大眾不信任軍事檢察官的偵查,主張應由公正第三方、也就是由普通法院的檢察官介入偵查。在「公民一九八五聯盟」向國防部副部長楊念祖請願之後,楊表示:「一旦地檢署同意偵辦洪案,國防部及軍法單位願意全力配合」。軍事檢察署於7月20日將二六九旅政戰主任陳毅銘涉嫌湮滅影帶證據部分,函請桃園地檢署偵辦,桃檢簽分「他」字案調查。聯合報報導:「外界解讀軍方軟化,同意第三方介入偵辦」。[註1][註2][註3] 然而國防部、法務部於7月20日下午亦針對此事共同發表新聞稿,統一口徑說明:「國防部所謂『地檢署同意偵辦』,係指普通法院有審判權之案件,地方法院檢察署始得進行偵查作為。因而若洪仲丘下士死亡案有非現役軍人涉案,或有現役軍人犯陸海空軍刑法及其特別法以外之犯罪(如刑法第165條湮滅刑事證據罪)等情形,國防部及軍法單位自應依法全力配合地檢署偵辦。」[註4]

  目前為止,由於軍事檢察署認定嫌犯皆為現役軍人、或者犯罪應受軍事法院管轄,所以只有政戰主任陳毅銘涉嫌湮滅影帶證據部分因為適用普通刑法,而函請桃園地檢署。據報載,洪家家屬和律師團不接受此說法,將於7月23日向桃園地檢署遞狀,要求屬於普通司法體系(非軍法體系)的桃園地檢署「除了審理湮滅證據一案外,連同其他事件也能一併介入調查。」[註1]

 

國防部的主要論點:

國防部的主要論據見於7月20日與法務部的共同新聞稿,以及相關軍人懲處的新聞稿。[註5][註6][註7][註8] 重點摘要如下:

  1. 關於違法將洪仲丘關在悔過室,以及體能操練過量致死的部分,各該人員雖然除了陸海空軍刑法第45條2項【對部屬施以法定種類以外懲罰罪】、第44條第1項【凌虐部屬致死罪】之外,也涉及普通刑法第302+134條的【濫用職權私行拘禁罪】,普通刑法第304+134條的【濫用職權強制罪】。雖有涉及普通刑法之罪,但因為是同一事實,依軍事審判法第34條:「犯罪事實之一部應依本法審判時,全部依本法審判之。」簡稱:「一部軍審,全部軍審。」
  2. 依據國防部、法務部共同新聞稿逐字文句:「普通法院有審判權之案件,地方法院檢察署始得進行偵查作為。」顯見此二部會認為:若軍事法院有專屬審判權,則也只有軍事檢察署才有專屬偵查權。
  3. 依據國防部、法務部共同新聞稿逐字文句:「有關司法及軍法機關審判權之劃分,應依上開法律規定辦理,否則於法有違,將造成影響證據能力等問題。(粗體為作者所加)」。7月26日,國防部與法務部再次重申此觀點。[註9]
  4. 義務役的呂孟穎醫官雖已退伍,但依軍事審判法第5條2項:「犯罪在任職服役中,發覺在離職離役後者,由 [普通] 法院審判。」依此二部會的反面解釋為:呂孟穎醫官(若因此案涉及犯罪)犯罪在任職服役中(洪於7月3日在呂檢視後送醫,7月4日死亡),發覺在離職離役前(7月6日退伍),應由軍事法院審判[註10] 經作者查詢,此說法並有最高法院69年台非字第101號判例為支持。[註11]
  5. 政戰主任陳毅銘涉嫌湮滅影帶證據部分,因是事後新行為,與關悔過室和過度體能操練不屬於同一事實,不適用「一部軍審、全部軍審」,且屬於陸海空軍刑法上所無之罪名,所以應由普通法院審判。因此也已依法函請桃園地檢偵辦。

 

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一、文獻資訊

判決字號:BGH, Urteil vom 07.03.2013 - I ZR 30/12
法  院:德國聯邦最高法院
日  期:2013年3月7日
期刊出處:MIR 2013, Dok. 037

二、摘要:

 《標價細則》(Presangabenverordnung,官方縮寫為PAngV)之目的在於透過符合實情且完整的商品資訊標示,擔保標價的真實和清楚,藉此讓消費者在面對商人時的比價能力提升,以促進市場競爭(同意旨:BGH, Urteil vom 04.10.2007 - I ZR 143/04 - Versandkosten【運費標示案】)。依 § 1 Abs. 6 S. 2 PAngV規定:標示必須意義明確,容易辨識,可清楚閱讀或可輕易以其他方式感知。這要求可以用各種方式達成;(譯註:在視覺讀取時)若一個擁有一般視力的消費者在適當距離,不必藉由輔助器材,就能不費力地閱讀標示,該標示即符合上述要求。這要求是否滿足,必須個案判斷:除了字型大小之外,也必須考慮整體的視覺圖像,後者尤其指字與數字的安排紙張顏色背景;此外還必須考量消費者通常閱讀標示的距離

 

文章標籤

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