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星期日帶媽媽去看畫魂,隨著交響樂團的演奏,媽媽坐在位置上,右手食指翹起,優雅地擺動,而後兩手一起擺動,自得其樂。接近結束時的澎湃旋律,讓媽媽完全忘情地高舉雙手,賣力指揮,好像那是她的樂團。看到媽媽那麼享受這樣的音樂表演,實在開心。

  每一次帶媽媽看表演,媽媽的手總會隨音樂飛舞,有時候還會用腳打拍子,完全忘情。生病以前的媽媽,是一個非常愛面子,自尊心非常強,對周遭環境非常敏感,非常自我克制的人。小時候,在外人面前,都必須隨時觀察媽媽的眼神,一不小心,就會接收到媽媽拋過來嚴厲要求注意舉止應對的眼神。所以任何忘情的表現,根本不可能發生在媽媽身上。智能退化之後,對於外界的認知和反應比較不靈敏,完全沈浸在自己的思考和想像中,因此可以心無旁騖地對所感知的事物反應,像這種沈浸在表演中,隨著音樂律動,旁若無人的反應,在每一次看表演的時候,都會出現。

  因為媽媽能享受表演,所以只要有任何觀賞表演的機會,我都不會放棄。什麼工作都可以擱一下,陪媽媽看表演不能耽擱,失智症患者是跟時間賽跑的人,日子要搶著過。是不是下一場表演,媽媽就不能安安靜靜,從頭到尾享受表演?不知道!

  媽媽在觀眾席上,手舞之、足蹈之的狀況能維持多久,就儘量維持。媽媽享受表演,我享受觀眾席上的指揮。


文章標籤

春風煦日論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